柳箐

【牧春衍生】【小悟x丸井良男】丧家之犬

被自己的拉郎和脑洞惊呆了,写出来感觉并不好

叛逆少年和纯情渣男的故事?


“我好像喜欢上你了……我可以喜欢你吗?”

金发少年看着这个西装革履、头发梳得整整齐齐、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,觉得有些奇怪,他和这个男人,也才见了三面而已。

一、

小悟在公园转了一下午。初秋的天气很是凉爽,又不至于寒冷。工作日的公园只零零散散有一些老人和小孩,他随便吹着风,数数兜里的钱觉得还够,也不想去网吧,于是随便在湖边找了个长椅准备将就一晚。刚坐下,另一头就有个男人也坐了下来。

大概很快就走了吧。小悟点了根烟,蹭着脚下光秃的杂草,舒适地靠在椅背上,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。

“那个……可以借根烟吗?”小悟呼出口烟,对上男人礼貌询问的眼神,看了看他整齐的西装和发亮的皮鞋,又看了看自己皱皱的T恤。他愣了一下,把手里的那支递了过去。

男人有些惊慌地道了谢,在呼出第一口的时候发出了满足一样的叹息。“抱歉,其实本来都戒烟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小悟看着他的侧脸,是个成熟男人,眼角有细小的皱纹,然而脸颊很鼓,像小孩。他转过头去,继续盯着湖面发呆。

小悟再睁眼时天已黑了,微微的凉风和残存的蝉鸣竟让他睡了过去,水纹荡漾的湖面此时暗而幽深,对面的岸边影影绰绰有人。

他想伸懒腰缓解一下酸痛的脖子,却发现身上盖了一件衣服,瞥到身边的黑影还没离开,周身笼罩着若有若无的烟气。可是衣服覆盖下的身体很温暖,他懒得动。

“醒了吗。”男人的声音在湖边和穿过树叶的沙沙风声中很清爽,“已经很晚了,回家吧。”

“谢谢。”他把外套递给男人,觉得还可以去夜店玩一场。

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站起来,却又感叹着什么:“那我又要去哪里呢。”

 

二、

第二次甚至都不能称之为“见面”。

小悟像以前那样随便溜进一幢房子,喝掉冰箱里的果汁,穿着鞋在沙发上蹦来蹦去,他看着蕾丝花边的窗帘与纯白的布沙发,客厅放了一些儿童玩具,他想,这家有女主人,而且有小孩,可他又不觉得房子里有经常生活的气息,因为冰箱里没什么饭。

是一个家庭。

家庭,好久远的词。

他扑到床上滚了几圈,累了就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框,是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的合照,只是男主人有点眼熟。他端详了一会儿,照片里的男人笑容清爽眼神温暖,不是自己曾经的任何一位客人,可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。

小悟玩了一会儿觉得兴致缺缺,他对着家庭照片撸不出来,正准备走的时候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,于是慌忙跳进衣柜里。

男人打电话交代公事的声音让小悟脑中电光石火,他的音色很特殊,令人联想夏夜的风或者湖面的涟漪。

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,他从公园离开后找了个酒吧喝得烂醉,一摸兜发现一根烟都没有。

他躲在衣柜里从门缝盯着外面,然而视野狭窄,他听到脚步声接近卧室,在衣柜面前停留了一会儿,然后又离开了。

门砰地关上后,小悟从衣柜里走出来,发现床头的相框被摆正了。

 

三、

第三次还算正经,他甚至还和男人吃了顿饭,一起去喝了酒。

彼时他正在柏青哥店里,弹珠在他面前哗哗地流,一歪头看到一个公文包。男人说,你饿了吗,一起去吃烤肉吧,好像他们是什么相识多年的好友。

Sugar daddy吗,他想,不过有烤肉,谁会拒绝呢。他抬头展现一个微笑,小悟其实笑起来很好看,得益于他眼睛长得好,他说好啊。

他们像真正的朋友一样聊天,吃肉,喝啤酒,大笑。店外哗啦啦下起了雨,小悟听着雨声,看着男人被酒精蒸腾红的脸颊与亮晶晶的眼睛,觉得两人好像一样大,或者一样小。是大学生吗,不他没上过大学,是像高中毕业,终于可以喝酒了的男孩子们,就那样边喝边闹,下雨也会踢着水回家,第二天绝不会感冒。

他喝了一口啤酒,男人坐在对面,忽然探过身来。眼里有水光,而嘴唇嫣红“我……好像喜欢上你了,我可以喜欢你吗?”

小悟毫不怀疑男人醉了,可他语气又有几分真诚。只好笑嘻嘻说:“我喜欢女人,虽然我从事那种工作。” 

男人眼神有些疑惑:“什么?我是说……哪种工作?”

一直没看出来吗……小悟突然为之前的猜想羞愧起来,一边翻烤肉一边说:“不,没事,我没有工作,也没地方可去。”

“那……要不要来我家?”

小悟有时候觉得这个人比自己还要像小孩,在大街上随便捡人然后带回家吗,有时候又觉得这家伙莫不是个变态,专门在街上骗年轻男孩,要不是去过他家,小悟真觉得这家伙是个变态。

小悟正色道:“我不喜欢男人。”

而丸井——小悟现在知道他叫丸井良男,竟然也挺起胸膛说:“没关系,我也结婚了。”

这是什么奇怪的脑回路……


这是什么奇怪的剧情发展我写不下去了_(:з)∠)_
按理来说没有tbc的但是我想努力一下……

评论(14)

热度(69)

  1. 甜圭用记名监狱柳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牧春衍生 小悟x丸井良男 01 02 03